| | | |
邱建仁
 

邱建仁 1981 -       |屏東‧台灣
在整個時間脈絡中,存在變得渺小許多,將著眼點放大,人的歷史有如螻蟻一生,恍惚之間,生命不斷的重複著,敘說著同樣的情節,耗損般的將生活一片片切斷,在每個剖面裡,似乎總有些類似的情節發生著,又如同小說一般的可歌可泣,愛恨情仇交雜,重複不斷的事件總是發生的,但是將其濃縮之後,有如石化的畫面,交代了當初最終的瞬息,而過程中,儀式的開始:很難去想像每個動作的進行,每一次的堆疊、塗抹、覆蓋,所造成的痕跡,就像是美麗的傷痕,最不起眼的小地方也會是自成一個小世界,週遭生活的剪影,歷歷在目交錯其中,無非是想要去擴大停留住,對於自身的束縛揮之不去…而只能選擇最簡約的方式,讓它停留於畫面之上,有如虛假的謊言,既真實又美好,一次次的降低每個細節的銳利,卻也纏繞成了最動人的時刻,在擴大的時空下,「消耗」也被消耗著;多餘的筆觸,多餘的覆蓋,多餘的…其實很多皆是在這未經設計過的過程中所產生的,不可否認的,想用最簡單的方式,去述說最複雜動人的故事,的確是強人所難的,沒有所謂的「一定」,只有「偶然」,以及碰觸到巧合,東拼西湊,就像是完成了屬於自己的紀念品,在人生的旅途中,偶然遇見最美好的紀念品:一個女孩的微笑,一片安祥的風景,一頓豪華的大餐,一個親人的擁抱…一件能屬於每個人的紀念品…而仍生活照樣繼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