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8│05.17 - 05.20
酒會:
地點:北京勸業場 Booth 1F06-07
以文化為依歸,大未來林舍畫廊將提出展覽計畫「華人美學價值的深掘」。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趨勢。在西方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刺激著東方傳統美學的價值思考,舉凡藝術表現形式之揀選,抑或傳統文化題材之關懷,皆為華人藝術家所潛心探究,華人藝術美學因而掀起一波波遞變與新生。大未來林舍畫廊長期關注於華人美學的發展與培植,以「文化主體」為依歸,呈現藝術家對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思考。
 
申亮將展出「皮紙系列」、「畫書計劃」及「立軸系列」作品。「皮紙系列」挑戰傳統文人畫價值,以紅洋蔥、瓜子皮、蒜皮等文人認為的無用之物,以及尋常可見的柳枝、蝴蝶等為題材,將日常生活的細微觀察呈現於畫中。使完全以西方材質與技法創作的畫面裡,以一種近似書寫方式的細膩技法,日復一日,透過顏料塗繪、堆疊與造型,表現出水墨山水的東方韻味。其西方式的表現風格背後,帶有東方微觀的文人關懷。「立軸系列」中,藝術家結合傳統與日常,以文人畫作為基礎,放入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如霓虹燈等現代元素,對既有的圖面加工、改造,將古人眼簾裡的視界連結至當代,文人雅士的趣味也被賦予貼近現代生活日常的趣味。「畫書計畫」是申亮臨摹古畫的趣味體現與延伸。他在收集的老書中,發現其書皮中具有與老紙相似的歷史感和時間感,因此將古畫摹於老書的封底,藉由老書的氣質,體現「傳統」的韻味;更加入竄改、調侃、反諷、戲謔、幽默等元素,將之引入「當代」。此時的畫書,是塗鴉,也是繪畫,更是裝置(現成物)。
 
趙趙的自畫像系列作品自2015年開始,藝術家在畫面中描繪自我,相同的姿勢,以手拖著下巴。然而作品卻呈現完全不同的風格,有現代主義式的繪畫表現,也有近乎抽象的黑灰色調創作。趙趙思考並試圖將過去大師的形式語言及深沉的精神思想注入到他的作品中, 但透過藝術史的佐證卻未必能讓他得到最滿意的狀態。趙趙以西方最傳統的題材「肖像畫」進行創作,畫面中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與漠然。2018年全新創作的「自畫像」,畫面中趙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父與子」的形象,使人聯想到歐洲傳統繪畫主題「聖母與聖嬰」,母與子象徵著生命的美與善,而父與子卻透露著不安。這個新生命的誕生,開始影響趙趙的生活方式,引發其自我生命的回顧與思考,彼此之間如此親密,但卻無法交流。趙趙通過作品的自我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