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JINGART 藝覽北京博覽會
日期:2019 │ 05.30 - 06.02
酒會:
地點:北京展覽館 Booth A02
大未來林舍畫廊於第二屆JINGART藝覽北京帶來藝術家「趙趙」全新繪畫創作系列。延續著近年《自畫像》系列,趙趙的《惡人》系列將其對外在事物的不安物件物指射到不同的《惡人》形象,新作品更將繪畫主題延伸至生活周邊的人事物,通過作品的交互對照,關注更深層更敏感的內在世界,反射出藝術家所處時代的不安、多變。藝術家持續的與生命的不定性、歷史的重量及多重的自我展開對決。
 
從2017年開始,趙趙講述了一個有趣又曲折的故事。《自畫像》系列作為故事的序曲,將視角拉回個人的生命意識和自我觀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異的神情,指向我們生命中所經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父與子》天真而又純粹的存在。之後,經歷成長之路,善與惡,是與非結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惡人》便脫殼而出。直至,我們由子為父,一路風雨,喜憂參半,成長迎來衰老,經驗的累積終得人生的果實。於是,最終爺爺與桃子,亦真亦假,亦正亦邪,它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顆惡之花般的毒瘤。
 
在故事中,趙趙無心褒貶善惡,它們互為因果、動機,彼此牽制著未來。這便是人性的秘密,每個智者都在講述著本初和代價的輪回,每個惡人也都捏碎過豐滿的桃子,天真的臉龐,只因這個桃子即是神話,也如誘惑。
 
趙趙1982年生於中國新疆,2003年畢業於新疆藝術學院。現工作生活於北京。趙趙自始至終都持續著顛覆性的方式進行創作,他熱衷於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對現實及其藝術形態傳統慣例提出挑戰,其各種領域的作品旨在探討個體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權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創作中關注並且展現當代劇變中的中國,並且直面人類內心的苦痛和壓力。其作品中不時出現威脅與風險的概念,暗喻當今中國和全球背景下人們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現代社會中的短暫與無常。同時,作品也反映了他對集體主義與個人理想相互並存的思考。
 
近年來,趙趙大膽激進的藝術實踐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他曾在柏林亞歷山大·奧克斯畫廊、斯德哥爾摩Carl Kostyál基金會、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紐約前波畫廊、日本三瀦畫廊、臺北大未來林舍畫廊、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藝術檔倉庫等機構舉辦過個展與個人專案。他的作品也曾參加過多個機構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國紐約MoMA PS1、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美術館、烏克蘭基輔平丘克藝術中心、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博物館、義大利米蘭帕迪廖內當代藝術館、義大利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法國DSL Collection、西班牙卡斯楚當代藝術中心、澳大利亞悉尼白兔美術館、香港西九龍文化區M+美術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泰康美術館、成都麓湖·A4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星美術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天津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武漢大學萬林藝術博物館、“ 時間開始了” 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日本橫濱三年展等。其作品《塔克拉瑪干計畫》被選為2017“橫濱三年展”海報、畫冊的背景圖。同年趙趙被CoBo評選為中國藝術家Top10,獲第十一屆AAC藝術中國年度青年藝術家提名獎,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25位藝術家之一。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